笔趣阁 > 念念清华 > 第二十一章 两根柳条

第二十一章 两根柳条

?热门推荐:
????他对我微微一笑,像风一样轻轻地从我身边走过,陌生人一样客气,使我一阵恍惚。

????他不认识我。

????良生不会不认识我。

????不是良生吧,应该不是吧,我一遍一遍在心里告诉自己,却始终无法移开自己焦灼的目光。

????“爹,”锦书亲昵得地挽起了易桓的手,水灵灵的双眼含情脉脉地落到了他身上,问候道,“椋哥哥。”

????不胜娇羞。

????他依旧微微一笑,却笑得亲近。

????“清华,”不知出神了多久,耳边忽然听到虞姐姐轻语的声音,我怔怔转过头来,原来是易桓已来到我们面前。

????易桓是武将出身,便装时仍可见他身上那铁骨铮铮的硬气,年近古稀,精壮不输身旁几位少年。

????他面目却颇为慈祥,开口便很和蔼,“清华侄女??!??你可能不记得我了,可你小时候我还真抱过你哩。”

????我一边慌忙撤回自己对良生固执的凝视,一边应答,“是是,清华听父亲提起过,秦章甫,魏易桓,异域双雄,盖世神勇??!??父亲生平鲜少夸人,但每次提起将军,总赞不绝口??!??”

????从父亲的口吻中能听出他对易桓的钦佩,可他对他们两人之间的私交却绝口不提,所以我并不知道除了陈叔叔以外,父亲还有其他的挚友,更不知道这个他从来不提的挚友会在他死后千里迢迢前来拜祭。

????听了易桓的一席话,我当时暗暗猜想,二人多年未有来往,许是因各为其主的缘故。

????魏国为东秦所灭后,前魏世子,也就是是易桓的长兄,在咸阳当了三十年质子,就是东秦为了防止易桓起兵复国而故意设计的阴谋。

????前年,父亲不知为何专门设了一场冥宴,尊狐为主,不许我和清愁打扰,那那正是前魏世子离世之时。

????对易桓来说,兄长的安危高于一切,这么多年来,他的确安守本分,偏居豫州,做个小小的郡守,直至世子离世,方投靠了义军。

????也不知道易桓是真的早有反心还是为势所迫,或兼而有之。

????我倾向于兼而有之。

????他听我提起父亲,大为感慨,“恩恩怨怨,竟至死方泯。有句话,我该早和他说才对,现在,也不知他究竟听不听得见??!??”

????看来他们之间除了情谊之外还有些过节,至于什么恩怨,我作为后辈实在不好主动问起,只好道,“不管如何,将军肯亲自来探望,对父亲来说,已是莫大的欣慰。”

????易桓颔首,又很关切地问起我们一家的近况,当得知我已成家,忽沉吟道,“清华在生活上可有没有什么难处?大可和叔叔说。”

????我下意识地扫了他们一眼,再看了看我自己。我一身粗布衣裳,不施粉黛,如村妇无异,他们华服玉冠,装扮讲究,一看就尊贵寻常,相比之下,简直是天差地别,怪不得易桓生了怜悯之心。

????乔家曾富甲一方,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我们会落魄至此。

????我听出来他的弦外之音,但并不能接受,好像他来这里就是为了施舍我一样,可我并不觉得有何窘迫。

????便道,“您的好意清华心领了,生活固然清贫,清华甘之如饴。”

????易桓连连点头,表示赞许,道,“好好,果然是正言兄的女儿。”

????我偷偷望向良生,不,是慕椋,发现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被锦书悄悄拉到了一旁,锦书脸上灿烂的笑容如正午的阳光刺得我睁不开双眼,他们兴高采烈,言笑宴晏,明明不是良生,我却偏执地生出疯狂的嫉妒。

????“叔叔,天色已晚,我们还是进城投宿吧。”易琛的声音从不远处响起,“小虞需好好修养。”

????他一提到萧虞,声音就会不自觉柔软下来。

????我渐渐回过神来。

????他们整理马车,慕椋和锦书便也回来了。

????他体贴地扶她上车。

????不管他们做什么,哪怕是顶平常的一望,我也觉得情深意长,心中就感到不甘和窝囊。

????我是这个天下最可笑的人。

????我大概是疯了,从看到他的那一刻我就疯了。

????当他准备上马,我忽把他拦住,鼓起莫大的勇气,轻轻道,“采莲的季节到了。”

????是啊,你回来了吗?

????他的眉头微微一动,眼睛迅速闪过一丝光亮,可这光亮稍纵即逝,他又恢复了刚才见过的空白。

????正是这清澈的眸子里的空白使我抱了一丝幻想,每个人的眼神都应该有回忆的痕迹,他却像是从天外飞来的,没有人间的记忆,所以显得茫然。

????他是不是,只是不记得我了呢?

????良生,我到底没有亲眼见到他的尸首啊。

????我甚至觉得眼前的慕椋是不是良生的魂魄。如果真是这样,我会更高兴。

????慕椋欲言又止,不自觉拿手敲了敲额头。

????良生在犯难的时候便是喜欢拿手敲额头。

????“良生??!??”我情不自禁喊了他一声,满怀哀求和期待。

????然而,他却愧疚道,“清华姑娘,在下是慕椋。”

????“你,怎么哭了?”他小心翼翼问我。

????我无力地摆摆手,道,“对不起,我认错人了??!??”

????一转身,泪流满面。

????天地,欺人太甚。

????“乔姐姐,你真不和我们一起走吗?”少年在我身后喊道。

????我仍挥手以谢,在飞扬的尘土中放声痛哭。

????之后,我没有回家,而是换了方向,提着沉重的步子,径直来到了良生的墓前。

????两棵小小的杨柳在暮色下一片青黑,轻软的柳条从我额前拂过,它知我伤心,所以特来安慰。

????我跪下来,伸手触摸那温热的墓碑,亲手立碑的那一幕犹如昨天。

????我默默靠在碑上,不发一言,也没有哭泣。

????我正在回想刚才发生的一切。

????“清华。”

????是重山的声音,他怎么也来了?

????他来到我身边,牵我的手道,“我们回家吧。”

????“等等,”我起身折了两根柳条放在碑上,然后道,“走吧。”

????不知怎的,他忽然拿掉了一根,又自己折了新的换上了,不咸不淡道,“这个更好。”

????我没有反驳,默默地往前走去。

????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