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念念清华 > 第三十八章 国色天香

第三十八章 国色天香

?热门推荐:
????去往颍汌一路上很是顺利,十来天就到了。我在车上时便一直在想,见到重山后要怎么表现才能让自己舒服一些,还要顾上得体,任何人都可以在背后笑话我,但是当面,绝对不行。

????“到了,到了!”

????忽然娘拉起我的手道,“来,我们下车了。”

????“娘慢点。”我立马起身,走在前面下了车,接她下来。

????我们几个刚站定,阿礼尚在挽绳儿,便瞧见一个女子领了一拨人朝我们奔了过来。乍眼望去,她体态修长,身姿婀娜,盈盈堪握的腰肢上拖着一条水绿的丝巾,步履轻盈踏风。我瞬间恍惚起来,以为看到了仙子。

????清愁偷偷戳了我一下,我方才缓过神来,这时她已经行至我的眼前了。

????好一副天姿国色,一貌倾城!从来没有见过美得如此摄人心魄的女子。那眼角的一颗朱砂痣随着睫毛的跳动若影若现,尤其楚楚动人。

????“贱妾见过老夫人,见过姐姐!”她浑身上下,没有一处可让人挑剔,连声音都如黄莺般细柔婉转。

????我呆了半晌,结巴道,“你是,乐,乐扬?”

????方才那一股士可杀不可辱的豪气早不知逃到哪里去了。

????“姐夫呢?”清愁冷冷地打断道。

????清愁眼尖,一眼认出了紧紧跟在乐扬身后的子明,便直接穿过乐扬,拉着他半揶揄半质问道,“席哥哥,你们把我姐夫怎么着了?我们倒是没日没夜地赶了过来,谁知道连他人影也没看见,要不,我们还是回去算了吧。”

????我这才反应过来原来重山没有出现,再仔细扫了他们好几遍,确认是真的没有来,心里顿时也有些失落。

????子明便赔礼道,“老夫人,夫人,二小姐,是这样的。大人早上忽感身体不适,无法动身,所以特意要我等前来迎接。”

????一听重山身体有异,娘立马急了起来,“啥!我的儿啊,娘千里迢迢赶来,你可不能有事啊!你们快带我去看啊!”

????“子明,你实话实说,大夫怎么说的?”我也忙问道。

????子明沉吟了一下,低下头去,犹疑道,“嗯,看了,大夫说无碍,休息休息便好了。”

????清愁冷冷笑了一声,道,“好蹊跷的毛病,早不发作晚不发作,偏偏这个时候发作,我看,现在是动不了身,等我们进去了,怕又是生龙活虎呢。大娘,既然大夫都说了没问题,您就别着急了。”

????子明额上抹了把汗,连声道是。

????“席先生,”乐扬忽然唤了他一声,朝他使了个眼色。

????子明连忙撇过头去,如梦初醒一般,向我们介绍道,“老夫人,夫人,这是乐夫人。”

????他尴尬地望了我一眼,没有继续说下去。大家心知肚明,也不需要再明说了。

????我还未来得及搭话,清愁抢着道,“席哥哥,你一口气说这么多夫人,不累么?”

????子明讪讪地赔笑。

????我心里不禁为子明叫屈,他夹在这中间,委实不好做人,清愁这丫头,炮仗个性,子明说一句,她便要驳回去一句,好像这气不撒在他身上不甘心一样。

????“清愁,别为难席先生!”我悄悄告诫她道。

????清愁嘟着嘴,不说话。娘面上也不太高兴。

????乐扬强笑道,“二小姐天真无邪,真是可爱。”

????我便也动了动嘴,回道,“见笑了。”

????乐扬笑着上来便要搀老夫人,谁知道娘生生地把她推开,紧紧握着我的手道,“清华,我们快去看重山吧,也不知道他现在如何了。”

????“丫头,过来,”她一边招呼清愁,一边抓着我,看也没有看乐扬一眼。

????说实话,看到乐扬受娘如此冷落,我心中确实暗喜了一阵,虽然我明白,本不该将这股不甘和委屈记在她身上,但娘的态度多少让我欣慰了一些。

????尽管子明三番四次劝阻娘不要现在就去探望重山,但娘执意要去,子明越是拦着,她越是要去看个究竟,生怕别人是哄她的。

????我们刚一进门,一股浓浓的酒气扑鼻而来,我下意识朝子明望了过去,他即刻心虚地低下了头,我再看那仍在床上呼呼大睡的重山,心里就大概明白了,方才那套说辞是子明临时编出来的吧。

????“姐夫喝酒了?”清愁在我耳边嘀咕道。

????我回她,“应该是”,又对子明道,“重山喝醉了,煮了醒酒汤吗?”

????子明忙道,“喂了好几碗下去,可,不太见效。对不起夫人,我不是有意瞒你的。”

????我回道,“无妨。”

????就在我们几个谈话间,重山忽然伸了个大大的懒腰,眼睛慢慢睁开来。

????他醒了,我的心立马怦怦直跳。

????娘随即松开我的手,奔过去,朝他身上就是一顿揍,“臭小子!看你干的好事!”

????“娘,娘,”重山看清眼前人,从床上蹦了起来,一个趔趄又栽倒在床边上,拥着老夫人哈哈大笑,“娘!您什么时候到的,我不是在做梦吧?”

????“你过来!”娘二话不说,拧着他的耳朵就往我这边拖了过来,吓得我赶紧出声儿,“娘,别这样。”

????重山乍一见到我,嬉皮笑脸瞬间怔了,“清华!”

????他的语气异常柔和,却非常不合时宜地打了个饱嗝儿。

????他朝我走过来,有些摇晃,一直呵呵傻笑。

????“你们都下去,让我和清华单独说会儿话。”他眼睛盯着我,朝他们挥了挥手。

????我的心跳得更加厉害了,仿佛在我眼前的,不是那个熟悉的和我同床共枕了两年多的人。

????众人刚退,他忽然一把将我擒住,吓了我一大跳,连动也没敢动。

????“你终于来了!”他道。

????他的下颌抵着我的耳朵,在我头上吻了一下。

????我虽看不到他的脸,却似乎看见了他脸上挂着的微笑。

????我的心情无比复杂,出口却道,“你不是有事要和我说吗?”

????“为什么没有来接我们?”我紧接着问。

????他遂慢慢把我放开,眼里满是愧疚,解释道,“是我的错,昨天不该喝酒的,谁知就醉了。”

????“你原不是贪杯的人。”我道,“你自己不来也就罢了,为何要让她来?”

????“我答应了,”我叹了一口气,随后平静道,“我不会为难你,也不会为难她。如果这就是你要和我解释的事情,你现在可以放心了。”

????他的眼中瞬间闪过一丝错愕,急忙道,“你见过乐扬了?”

????我没有应答。

????他缓缓呼出一口气来,道,“其实,她是颍汌总关乐雍的女儿。”

????“颍汌其实不算难取,当时我们连着攻了半个月,眼看就要破城而入了,谁知乐雍竟然把全城百姓都赶了过来,当人肉城防!他们个个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老弱妇孺,我们没有办法,只得下令撤退。就这样僵持了将近一个月,直到有一天,子明带了一个人来见我,手里提着的,是乐雍的人头。”

????说到这里,重山又深深叹了一口气,不经意流露出怜惜的神情。

????“乐扬虽然是乐雍的女儿,却没有小姐的名分,在乐府过着和下人一样的日子,应该说,比下人还不如。”重山点到为止,蹙着眉头,似乎不愿意多说。

????我吃了一惊,道,“难道是乐扬杀了他?”

????重山点头,“她说,此人不配为父。”

????我许久都说不出话来,没想到乐扬有这样一层凄惨的身世。但弑父,还是令我有些不寒而栗。

????“因她有功,所以你就收了她?”我便问道。

????“这是她开的条件,我只有答应了,她才肯把颍汌兵符交给我,如果能直接用兵符招降剩下的守军,便能避免一场不必要的厮杀。”重山回道。

????“我明白了,既是为大局着想,我又岂是那不知进退的人。乐扬对你的心,亦是可昭日月了。”我勉强回道,话里已是掩不住一股恼意,内心也跟着惶恐起来,就像准备立马要和他争辩,脸上微微发烫。

????“清华,我不是这个意思,”重山猛地冲了过来,急道。

????我敏捷地闪开,忙道,“好了!我去打水给你洗把脸。”找了借口立马奔了出去。

????我前脚刚出门,后脚就和乐扬迎头撞上。

????“姐姐!”她亲热地喊。

????“啊,”我局促地应了一声,只想赶快脱身。

????“大人总算醒了。昨日接到消息说姐姐今日便到,大人太高兴了就多喝了几杯,都怪我,没有拦着,姐姐不要生气,要怪就怪我吧。”她紧接着便道。

????我看着她,便想起了她的身世,她此刻无限讨好的笑靥令我有些于心不忍。

????我只好回道,“怎么会呢,这些日子,还多亏你照顾了。”

????“那姐姐先忙,乐扬告退了。”她笑着道。

????“好。”

????若不是重山亲口和我说,我很难想象那个狠绝到可以拿生父头颅献城的人,和此刻我眼前柔弱温婉的竟是同一人。

????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