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念念清华 > 第六十四章 觉醒的人

第六十四章 觉醒的人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“你简直,可恶!”锦书恨恨地抡起手又要打人,我也不知哪里来的魄力竟一手抓住了她的手腕,可是锦书习武,稍一用力便将我甩开,朝我逼过来。

    虞姐姐忙冲上来以身相护,急道,“锦书!她如今有了身孕,你不可冲动!”

    锦书便停下来,冲我道,“你跟我走,我便放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去哪儿?”我道。

    “自然是去告诉椋哥哥真相,难不成你还想把他蒙在鼓里么?”锦书冷哼道。

    我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我紧紧护着清愁,她白嫩的小脸现在已经一边红肿得不成样子,看得我心疼不已。这边锦书又咄咄逼人,我一时半会还拿不定主意,到底要如何平息这场风波。

    锦书看我的眼神,就是恨不得将我吃掉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清华!”

    忽然听见慕椋的声音,便看见他早已从门外冲了进来,身后跟了一大堆家仆,瞬间将这间屋子围得水泄不通,你推我攘,拼命探听屋里的情况。

    锦书激动大喊,“椋哥哥!”

    他没有应,而是直接朝我奔了过来。

    清愁一见到他,眼里瞬间闪烁着大颗的泪珠。清愁冲他闷哼一声,倔强地撇过头去,躲在我肩后,偷偷哭泣。

    刚才被锦书打成这样,她可是没哭一声。我安慰她时,她也只是很不甘心。谁知见了慕椋,一下子就委屈巴巴,将所有委屈都怪罪到他身上一般。

    “清愁怎么了?”慕椋便急问道,“谁打你了?”

    清愁捂着脸不愿见他,默默流泪。

    我正好朝锦书望了一眼,发现她也正死死盯着我,仿佛在警告我,小心说话。我心中暗暗叹了一口气,对她的愤怒慢慢消退了,愧疚重新占据我的理智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和锦书,拌了几句嘴。”我皱眉道。

    慕椋满眼忧色,无可奈何对锦书道,“你的脾气,真要改改了。”

    锦书噘着嘴,便要理论,被虞姐姐拦下,只得作罢。

    我看着屋外满是人头,便道,“慕椋,我有话想和你说,你要他们都退下吧。”

    可能是我说得太严肃的缘故,慕椋的表情有些凝重,但依然听我的将外人尽数遣散开去。

    锦书忍不住从虞姐姐手里挣脱出来,奔上前来,扯住慕椋的手,争道,“椋哥哥,我也有话要和你说。”

    慕椋大概还没意识到我和锦书今日的这场争吵,不止是单纯的争风吃醋而已。

    锦书挑起了眉,俨然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。

    我静静地不作声,心里却不急,不恼了。

    慕椋没有多加思索,便回绝了锦书,道,“不是要紧的事,且留着以后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锦书立马急道,“要紧要紧!”

    慕椋顿了一下,仍抽手道,“那也不急这一时,萧姑娘,劳烦你带锦书暂避一下。”

    锦书挣扎着不肯走,眼看着就要冲口而出了。

    关键时刻,虞姐姐在她耳边悄声说了几句话,锦书的急切才慢慢平静下来,极不甘心地,随虞姐姐出门去了。

    “当着众人,你是要所有人看慕椋的笑话么?”

    虞姐姐是这样劝她的。

    锦书虽然恨我,但也真心不舍得让慕椋当众难堪,所以最终还是决定把亲口告诉慕椋真相的机会,留给了我。

    清愁亦默默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慕椋以为这只是一场寻常因他而起的吵闹,所以开口便和我道歉,“锦书的事,是我处理得不好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我深深地望着他的眼睛,看到他眼里的自己,看到他专心致志地,回应着我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良生,我是不是错了?”我问,从未有过的疲惫。

    他的睫毛闪动了几下,有不安,有迷茫。

    “那便是我们都错了。”他道,“我们活在别人口中的世界,是非对错,由他们的章法而定,但即便如此,我也不能留你一人,独自承担非议。”

    “我,不是一个人。”我喃喃道,心惊得厉害,头脑嗡嗡的有些晕乎,“良生,我不该瞒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,我已,我已有了重山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当我说完这句话,我只觉得,全世界,很安静,静到两人都没有了心跳声。

    如我所想,慕椋怔了,却只是错愕。半晌,他如梦初醒一般,问道,“这些日子,你便是为此事烦心?”

    我点头,不敢看他。听到他叹了一口气,我亦满心忧郁。

    “清华,我们成亲吧?”

    我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,抬起头来,便看见了他真诚热切的目光,他比我还要紧张,乖乖地等着我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你不生气吗?我一直瞒着你,骗你。”我愧疚得想哭。

    “清华,我爱你。你可能爱过别人,可我只爱过你。我爱你的一切,包括你腹中的孩子。如果你愿意,我会成为孩子的阿爹。”

    “那清华愿意,给我一个三口之家么?”

    “良生,你为什么总是这么好,你越对我好,我越觉得亏欠你。”我扑到他怀里哭得不能自已。

    “我们之间,不谈亏欠,不谈从前,只谈在一起和一辈子,好不好?”他温柔地吻上我的额头。

    我靠在他的胸口,含泪点头,紧紧抓着命运对我最仁慈的这一刻。

    “可是锦书怎么办?”我迟疑道

    我答应过易叔叔,多给她一些时间,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一直不提婚事的原因。

    慕椋便道,“事出有因,我相信,大将军会理解的。”

    我还是不能立马做决定,谁知慕椋悄悄附耳道,“我的心里只有你,就算给别人一辈子的时间,也不能改变,如此,不是既耽误了她,也耽误了我们吗?”

    我忽被他这样轻佻的举动吓得一机灵,整个人都僵硬起来。他一向是非常严肃的,鲜少这样和我调笑过。

    我红着脸,推脱道,“我和你说正事啊。”

    他反而双手将我大大方方,结结实实地抱在怀里,道,“早日迎娶清华,便是我的头等大事。我可是哪里说得不对了?”

    因为他,我不再伤心。既然走了这条不容于世俗的路,就要有一颗比常人更坚硬的心,否则寸步难行,不是光有毅力就可以的,还需要奋不顾身的勇气。

    我已经走到这一步,没有任何退路可言。

    这是我从命运的手里偷来的,不可能因为一点阻挠就放弃,我必须用全部的力气去守住,因为有慕椋的爱,我才能源源不断地得到坚持的力量。

    不管前路如何,有他在,我就无需惧怕。

    “清华,我知道这些日子,你在将军府过得很辛苦。等我和大将军禀明,我们就离开这里,去过平凡的生活。”慕椋说道,像是深思熟虑过的。

    “良生,你别为我放弃这一切,我说过,我可以的。”我真的不舍得他这样的决定,即便我确实煎熬得度日如年,即使我已疲于应对这些流言和白眼,但我认为这是我应该为他忍受的,

    他摇头道,“我知道清华一向隐忍豁达,绝不会轻易受他人的困扰,纵使受了委屈,也不说出口,只让别人以为你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应该,如苦行僧一样,默默承受着一切苦难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,字字珠玑,直击我几近自苦的灵魂,分毫不差。

    “可是,如果我们离开将军府,反秦大业该当如何?还有你所有付出的心血啊?”

    “从前,清华不在我身边,我的心不得已一分为二。而今,清华就在我眼前,我便只想全心全意令你开心平安。至于天下,总会找到它应有的出路。”

    最后那句话,他说得有些苍凉。

   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