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念念清华 > 第九十三章 英雄所见

第九十三章 英雄所见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深夜中的南熙殿,幽静如一汪深潭,冷清得沁骨。

    长秋平日虽是放浪不拘,却在政务上,丝毫不马虎。他深知,从老赵王手中接过来的不是一个富足充盈,而是捉襟见肘的王位,这个王位要坐稳了,他不能贪玩乐,不能享安逸。他所想的,是如何在七国相互倾轧,相互算计时保得自身周全,又如何在混乱中察觉机遇,一飞冲天,为此,他步步为营,精心谋划。

    作壁上观,是他要走的第一步,但是这一步,因为清华的死,而乱了方寸。

    外头硝烟弥漫,他却如同世外之人,不管不问。

    他静静地坐在大殿之上,如同一座雕像,默默凝视着眼前比墨色更浓的黑夜。

    离清华的死,就快半年了。这半年里,每一天,他都过得十分艰难,比曾经在咸阳当质子时还要艰难。

    只要他一个人,他的思绪就会飘回到半年前,在骊山地宫,他亲眼见她跳下浴火井的画面。想到此,他的拳头便捏得咯咯作响,在寂静的黑夜中,尤其显得无助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清华总是会做出很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,而他根本没有办法对她生气。

    比如,她的不辞而别,比如在秦王宫,她误会自己是因八方密卷而接近她。

    他一贯心思缜密,常人根本无法窥探到一丝一毫,而他在清华面前,从不隐瞒,完全坦承,他宁愿把她装进自己肚子里,生怕她不知道自己的一片真心。

    清华跳井的时候,他拼尽全力去阻止,想要拉住她,却只从她手上抢下了一小块,八方密卷的丝帛,他只能眼睁睁看着她从他手上挣脱,往下掉,掉进了熊熊焰火中,瞬间就不见了影子,没了声响。

    那团火焰,如同怪兽,将她一口吞噬。

    他的手,也因此烧成了一团火。可是他却感受不到任何痛楚,因为在那一刻,他的心都几乎要停了,掉下去的那个人,似乎把他作为活生生的一个人的感官,都带走了。

    长秋慢慢抚摸着手背上的疤痕,凌迟般承受着所有回忆和痛苦。

    他变成了阿元,那个孤独的,可怜的小王子。

    “陛下,您怎么一个人在这里?”

    黑夜中,一个人提着一团光亮走了进来,是秦朗。

    “陛下?”秦朗又询问了一声。

    长秋拿手挡着光,低声喝道,“把它熄掉!”

    秦朗这才醒悟过来,忙照做了,南熙殿一瞬间又陷入了无边的黑暗中。

    长秋道,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秦朗便道,“臻夫人托人来问,陛下什么时候去一趟湄宫。”

    长秋便道,“她见过魏国的人了?”

    秦朗道,“早上见了。”

    长秋便问,“这事儿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秦朗道,“依属下拙见,陛下仍可观望一阵,待晖幽一战过后,再做决定。依目前来看,东秦气数未尽,若贸然选择魏国,恐有隐患。”

    “我未尝不是这样想。但留给我的时间也不多了,真到了大战之后,恐怕又晚了些,届时不论是魏国还是东秦,必定认我是棵墙头草,不肯与我真心结盟,到那时,就不是我挑人,而是人挑我了,若陷如此被动,就白费了我此番心机。”

    秦朗听到如此回答,心中的石头算是落了地,他还有算计,有权衡,说明他终于是振作起来了。长秋数月以来的颓靡和迟疑都曾令秦朗担忧不已。

    朝中大臣对他这番表现私下早已颇有怨言,认为火烧眉毛了,而他们这个陛下却不知道为什么变了一个人似的,整日惨淡,要死不活,简直毫无斗志,还有人猜疑长秋是在咸阳被暗算了,中了邪也不一定,所以朝中上下也是人心惶惶,心思各异,大有唱衰的势头。

    只有秦朗,仍不忍在这个时候,给他任何压力。

    “陛下说的是,是属下鲁莽。”秦朗便道。

    “所以,我要赌一把。”长秋道。

    秦朗道,“陛下意属东秦还是魏国?”

    长秋不答,反而道,“听说,端阳公主,是易桓的女儿。”

    秦朗惊道,“难道这公主,不是真的公主?他们也太没有诚意了!”

    长秋却摇头道,“魏王没有胞妹,只有宗族姊妹,他们选来选去,选了易桓的女儿,封了公主,也足以证明他们的诚意了。你可知易桓在魏国,乃王中之王,他的女儿,不是公主,却远胜公主。”

    秦朗这才道,“原来如此。那九公主那边,陛下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长秋便道,“该谈的都谈了,也是时候结束了。你便替我回了吧,及早送他们走。”

    秦朗一听,便知长秋的抉择了,忙道“是,那臻夫人,属下该如何回复?”

    长秋便道,“就说,明儿早朝后,我前去探望。”

    虽然根本看不清君上的表情,但是秦朗想象得到,他已经恢复了冷静,他正用他独有的理性和睿智,同这个世界博弈。

    兴许明天,他的君上就能走出南熙殿,不再将自己捆锁,躲在黑暗里。秦朗真的怀念那个披着阳光,自信,潇洒的少年。他坚信,这个少年,属于天下,和未来。

    秦朗默默转身,欣慰地,也有些惆怅,带着君上的吩咐离开了。

    这日,长秋如约去了湄宫。

    臻夫人一见到他,便拉着他坐了下来,左瞧瞧,又看看,满眼心疼道,“你这身子,也不是铁打的,多少也替你父王心疼些!”

    长秋勉强露出一丝微笑,“不要紧。”

    臻夫人道,“长秋,你什么苦都吃过了,这个坎儿,也一定得迈过去。过了这么久,伤心归伤心,放下也还是要放下的。”

    长秋的眼神转而落寞,不得已道,“我懂。”

    接着他慢慢道来,“今天来,一是为让您安心,二是和您商量同魏国和亲一事。”

    “长秋决定了?”臻夫人有些喜出望外,但仍慎重地期待他的答复。

    长秋心中想到,“清华因东秦而死,我万万不会,与之交好。”

    臻夫人见长秋不答,心有疑惑,再次试探道,“如何?”

    长秋方道,“我想过,赢桑年纪尚轻,做事谨小慎微,毫无远谋,东秦又是存亡关头,他却畏首畏尾,不敢用人,实不堪国君之任,东秦在他手上必不能长远。而魏王得虎狼之将,朝中上下,一心一意,旦遇战事,所向披靡。如此来看,我该做了个明智之举。”

    臻夫人这才放下心,道,“英雄所见略同。我极力撮合你同端阳的婚事,并不全是为了魏国,其中的利弊,我也是熟然于心了。众人皆知,晖幽一战,便是东秦和魏国的决战,我只希望,在这之前,长秋能做出正确的决定,得天意眷顾一二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想着,若是长秋决意娶九公主,那么我便要想法子将你方才说的那番话,同你好好说一说,看看是否能改变你的心意。”

    长秋笑了笑,问道,“是谁教您的?”

    臻夫人便道,“我说出他来,你可不要生气。”

    长秋便道,“我猜一回吧,夫人说的这英雄,是慕椋吧?”

    臻夫人道,“果真如他所料,你一早便知道是他。难怪慕椋先生说,不必瞒你。”

    长秋会心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慕椋的谋略,他是服气的,而且,他还是清华喜欢的人,只这一点,他便觉得自己输了很大一截了。

    。